罗纳尔多和他的“中国妈妈”

2018年世界杯期间,很多球迷都在电视前见证了法国队的夺冠之路,也顺便背会了好几句广告词:

“你知道吗?”“你真的知道吗?”“你确定你知道吗?”“你真的确定你知道吗?”

这些不断重复的口号型广告让大部分受众都产生了反感情绪,而在这种魔性洗脑的广告之前,中国电视上还有一种走诡异风的广告——

厂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所以罗纳尔多不仅穿着黄色球衣,旁边还用字幕注明“外星人罗纳尔多”,然而这件黄色球衣并不是巴西队球衣,上面赫然写着“金嗓子喉片”。

这时,乌云裹挟着闪电,罗纳尔多突然开始了颠球、头球,侧身凌空抽射,射出的皮球在飞行过程中变成喉片,直接飞到了包装盒上。

伴随着旁白慷慨激昂地念出“金嗓子!”罗纳尔多冲着镜头再次展露他的大白牙,全片就此结束。

去年,广西金嗓子集团董事长江佩珍出席第十四届品牌年度人物峰会,在台上她重新提起了2003年的那桩往事:用30万美元让罗纳尔多当了足足四年的代言人。

对于这位74岁的老太太来说,这30万美元让他们直接打开了中东市场,“在中东,很多人都不懂得金嗓子,但是一拿罗纳尔多,他们都知道,所以他一吃就吃下去了,所以我们一下子就有了共同语言。”

1946年,江佩珍出生在广西贵港的平南县。因为家庭贫困,13岁的江佩珍就跑到离家一百公里外的柳州市打拼,在柳州市糖果二厂当起了学徒。虽然没上过多少学,但在二厂学习的她熟能生巧,改进了包装程序,让厂里的生产效率提高了一倍。

于是在1964年,她就在工人的推举中当上了副厂长,那年她刚刚18岁。1979年,作为厂里的“老人”,江佩珍当上了厂长。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她在厂里推行绩效制,工人们的生产积极性被调动了起来。从此,二厂的产量和业绩一年比一年好,大胆引进国外设备,生产出了全国第一块果酱夹心糖、花生巧克力、酒心巧克力等。

就在江佩珍当上厂长的3年前,罗纳尔多出生了。和江佩珍类似,罗纳尔多也是在清贫的环境中长大,因为付不起学费,童年时期的罗纳尔多都无法加入俱乐部的青训队,所以他辗转于室内足球俱乐部和没有名气俱乐部,都是因为这些地方不交钱就能踢球。

然而,沙子无法永远掩盖金子发出的光辉。1990年,罗纳尔多加入当时还在巴乙联赛的克鲁塞罗,在效力的60场比赛里打进了58球,吸引了大量豪门的关注,这让他迅速成为了巴西足坛冉冉升起的新星。

随着越来越多的对手加入竞争,二厂的效益开始走上了下坡路,就在厂子进入到危急存亡之秋时,江佩珍遇到了王耀发教授。王耀发教授对二厂生产的一种润喉糖进行了改进,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知的“金嗓子喉宝”。然而在国有企业改制的大潮下,糖果厂还是难逃破产命运。

最终在多方筹资下,1998年,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宣布成立,江佩珍从糖果厂厂长变成了药厂老板。

在法兰西的决赛场上,他形同梦游,成就了另一边的齐达内。但巴西队的实力依然强大,在四年后的韩日世界杯,他们如愿捧起了大力神杯。

2002年,因为中国队的参与,这届世界杯成为了很多球迷的初记忆,大家在为国足扼腕叹息的同时,也记住了那个留着阿福头的“外星人”。

公司成立之后,江佩珍在各个场合见缝插针,想尽各种办法推销着公司的产品,于是在2003年皇马访华的时候,她看到了机会。

“据悉,在球队取消故宫之行后,奎罗斯选择了独自游玩故宫,而罗纳尔多则是受好友邀请,独自离开了酒店与好友会面。”

2003年皇马访华,媒体的视线无孔不入。在昆明机场,连皇马球员在大巴上坐在什么位置都能写成一篇报道,所以罗纳尔多在抵达北京后离开酒店,这就更不在话下了。

然而大部分人并不知道,罗纳尔多的这位好友正是江佩珍,后者已经摆下了一桌宴席,就等着罗纳尔多“上座”了。

“企业和中间人怎么说的没人知道,但是中间人跟罗纳尔多说,是一个企业朋友请他参加一个私人宴会,并许诺给罗纳尔多几十万欧元,大罗就去了。这笔钱就相当于出场费。”

对于罗纳尔多来说,这样的场合很常见,自己不用花钱,只需露个脸应酬两句,还能白赚一大笔钱,于是在北京饭店的门口,罗纳尔多登上了江佩珍派来的奔驰,向着宴会地点——长安俱乐部奔驰而去。

一进门,罗纳尔多就被大阵仗吓了一跳,江佩珍安排了好几个献花的小朋友,罗纳尔多顿时陷入到花团锦簇中,随后便被套上了那件印有“金嗓子喉片“的黄色球衣。

见惯了大场面的罗纳尔多,也没见过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只好露出憨憨的笑容。

在江佩珍的口中,自己变成了一位非常喜欢罗纳尔多的球迷,而在觥筹交错当中,被捧得七荤八素的罗纳尔多直接改口,将江佩珍称为“中国妈妈”。

“妈妈有愿望,做儿子的当然不能不满足。”于是在现场数架摄像机前,罗纳尔多展示了自己的颠球、头球技巧,还来了一个漂亮的侧身凌空抽射。

做完这些动作,江佩珍把“金嗓子喉片“的包装盒交给了罗纳尔多,希望他能举着盒子来张合照。

这时罗纳尔多才有点意识,“不是要让我当形象代言人吧?”然而江佩珍和中间人连连否认,表示这张照片只会用作企业内部宣传的材料,于是罗纳尔多放松了警惕,憨厚的笑容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

“那次见面,据罗纳尔多的经纪人说还是很愉快的。”根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当天的宴会,连吃饭带拍照一共就花了一个小时,金嗓子这边总共给了30万美金。

皇马亚洲行结束之后,金嗓子集团便大大方方地宣布,罗纳尔多成为了他们的形象代言人。

从此之后,这段画风诡异的广告登上了各大电视台。每当看到罗纳尔多对着电视前的观众傻乐时,都会有人好奇罗纳尔多为什么拍了这样的一条广告。

在交谈当中,这家企业表示他们很难理解罗纳尔多为什么会拍摄一条如此奇怪的广告,直到这时,罗纳尔多才意识到“中国妈妈”骗了他。

“当时在罗纳尔多的屋子里,他非常生气,我记得他把自己坐的椅子提了起来,‘啪’地摔到屋外头。”

而在罗纳尔多这边,虽然他的律师已经开始筹备材料,甚至准备在中国召开新闻发布会,但在经纪人的劝告下,罗纳尔多最终还是放弃了起诉。

原因很简单,跨国控告侵犯肖像权,西甲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胜诉难度不小,而且很有可能会起到为金嗓子集团免费打广告的效果。

于是,罗纳尔多的广告依然在播出,镜头中的罗纳尔多依然在傻乐,直至2007年。

2007年8月,金嗓子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卡卡取代罗纳尔多,成为了金嗓子集团新一任形象代言人。

不得不说,金嗓子集团这一步走得很精准。在此之前,卡卡刚刚率领AC米兰夺得了欧冠冠军,而就在4个月之后,卡卡和罗纳尔多一样,成为了金球奖得主。

2013年7月3日,卡卡来到柳州参加活动,为“金嗓子喉片”拍摄了新一版的广告。可惜的是,卡卡的巅峰期并没有持续太久,而且相较于罗纳尔多,卡卡的广告显得正常了很多,完全没有了“诡异“的色彩。

2015年7月15日,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主板上市。在港交所传统的敲钟仪式上,集团董事长江佩珍马踏飞燕,潇洒的身影顿时登上了媒体的头版。

近几年,金嗓子集团接连推出“草本植物饮料”、“金嗓子肠宝”等新产品,但并没有得到市场的积极反响。时至今日,喉片和喉宝依然是集团的主要利润来源。

而且,在推广这些新产品的时候,金嗓子集团还和合作伙伴发生了一些纠纷,成为了“失信被执行人”,江佩珍本人也被列入了“限制消费人员”名单。

2018年9月,罗纳尔多豪掷千金,收购了已经升上西甲联赛的巴拉多利德俱乐部51%的股份,成为球队大老板。如今他们依旧坚持在顶级联赛。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作为耐克的代言人,罗纳尔多不仅帮助球队争取到了阿迪达斯的赞助,而且还用“五欧元买第二张球票”的方法让球队的上座率提高了不少。

不知道如今坐在弗洛伦蒂诺身边的罗纳尔多,还会不会想起千里之外的“中国妈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dhbj.com/,西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